在欧洲,20% 的死亡是由心脏骤停 (SCA) 引起的—比乳腺癌、肺癌、结肠癌和前列腺癌的死亡总和还要多。如果不及时进行治疗,心脏骤停会在几分钟内致人死亡,目前存活率仅为 5-20%。

人们对心脏骤停知之甚少,也没有任何有效的预防性治疗方法。有些人认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降低风险,但日本的一项研究发现,每 100,000 名马拉松运动员中就有 2.18 人患有 心脏骤停。即使是最年轻和最健康的人也处于危险之中,足球运动员克里斯蒂安·埃里克森(Christian Eriksen)在2020年欧洲杯期间遭受心脏骤停时就强调了这一点。

事实令人震惊,但使用物联网 (IoT) 可以缓解问题并拯救生命。

使用AED

提高SCA患者存活率的最有效方法是确保家庭和公共场所能够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AED是一种轻巧的设备,可以对心脏进行电击,并且已被证明如果使用及时,可以挽救许多生命。2005 年至 2017 年间,日本人在官方赛事中为马拉松选手使用了快速反应系统。

骑自行车的医护人员配备了 AED,以支持近 200 万名跑步者,在12年的时间里处理了30起心脏骤停事件。医护人员设法使用 AED 使 30 名心脏骤停的跑步者中的 28 人复苏。两名未能存活的跑步者没有及时使用除颤器,这突显了这些设备的有效性。

获得AED是关键,每一秒钟都很重要。在日本的研究中,当电击发生在2.2分钟内时,马拉松运动员的存活率为100%。

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确实提供了 AED,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健身房和飞机等场所通常配备 AED,这意味着在这些环境中生存的机会很大。但不幸的是,据估计,80% 的 SCA 发生在家里——这意味着许多人都面临死亡的威胁。为了解决SCA问题,我们必须在家里和办公室配备AED,并使其价格合理、联网且高度便携。

连接性是关键

许多公司正在寻找使 AED 在全球范围内更容易获得的方法。一个例子是美国医疗技术初创公司 HeartHero,它开发了一款名为 Elliot 的 AED。 Elliot 坚固耐用、便携且价格实惠,但更重要的是,它是一种可以与急救人员进行通信的连网设备。

当有人出现心脏骤停,并且您将 HeartHero Elliot 电极放在患者身上时,该设备会检测心律,内置的人工智能 (AI) 算法将使用读数来确定是否需要电击。更重要的是,Elliot 的机载连接意味着它可以自动通知紧急服务,并提供患者的 GPS 位置。该设备不仅提供 x 和 y 坐标,而且还提供 z 轴以指示发送 GPS 读数的高度。通过提供发生紧急情况所在的楼层,这有助于急救人员快速找到患者。

沃达丰通过其必要的物联网(IoT)组件为这些外部服务提供了至关重要的网络连接。这种物联网组件提供了先进的数据和全球连接能力,这意味着沃达丰可以在100多个国家为HeartHero提供网络连接,使Elliot能够在世界任何地方使用。

物联网组件还意味着Elliot进入工作场所的障碍减少了。典型的 AED 通常需要持续监测以确保其功能齐全,但 Elliot 是自动监测的。这减轻了管理人员的压力,因为他们可以从一个帐户管理一台或数千台机器。

随着世界希望提高 AED 的可及性,了解物联网提供的优势至关重要。如果没有这项先进技术,Elliot 将无法提供自动协助,以自我通知紧急服务,并提供患者的GPS位置,无论他们在哪里。

Scroll to Top